新诗歌

品味诗文,修身养性

祈佑

透过窗隙张望万巷寂静没有了人声鼎沸惟听见喜鹊喳喳叫天佑中华忽然悲伤怀念车水马龙那才是国泰民安愿山河无恙人间稳中国必胜

写给外婆

小时候,外婆腌制的辣酱经过整整一个冬季的发哮终于成了方圆几里最好吃的也让我永远记住那是春天最香的味道知了用它嘶哑的嗓音喊来了酷热饥饿了一季的蚊子迫不及待在肉体上嘤嘤嗡嗡我在外婆的蒲扇下睡的香甜,梦里笑的清爽秋天的枯枝落叶装满外婆的背篓一筐一筐,堆积秋枝的山而后,一把一把喂进土灶的肚里烧出香甜可口的饭菜总让我们赞不绝口冬雪严寒的阴霾里没有玩的地方外婆的热炕就是我玩耍地天堂是我最依恋最温暖的地方外婆的爱是春天的味道外婆的爱是夏日里蒲扇下的风外婆的爱是秋天里锅里香外婆的爱是寒冬暖暖的火人生如四季变幻,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人生的脚步  是滴答的时钟  不会因你的踟躇而犹豫一分钟  有些事有些人一旦错过  它就永远淡成了往日的温度  而记忆是一杯冲泡了许久的清茶  次数越多滋味就越消瘦  就连颜色也憔悴凋落  吟唱着曾经的繁华和光荣  在沸水中慢慢寂寞    记忆是一段艰难的旅程  忘却是一个痛苦的回忆  谁的眼泪隐藏着笑颜  谁的笑颜沉淀着繁重的心绪  人生若有一把情感的钥匙  我会终日思索  该去敲开哪一扇心门  曾经敲错的遗憾  溶进了我无尽的伤感  人生若有一把感情

午夜的思念

半夜的灯和梦一起醒来  在空荡暗流的房间流浪  人和影子站在苍白光芒的对岸  揉着眼的断章  搁浅在疲惫的落叶上  有浅浅的思念    在床和光的碰撞中呓语潜着呢喃  夜里的颜色在沉重的呼吸  目光的脚步在蹒跚着惊悸  思绪已在深邃的长空里挂着了天边的启明  宽大的黑色  却盖不住床上的思念  思念的脚  还露在外面  独坐在窗棂边  找寻你起航的方向 

心语几笔

《心语几笔》花儿的美丽在装饰着,你,我心里的梦所以,日子里有了一个,又一个的憧憬\\\垂柳是含着诗的韵味婀娜,轻拂似蒙着面纱的女孩在春光中,给人带来无尽的想象\\\日子,就这么过着一半生活,一半梦想在闲闲的时光里也会喝茶,看花想着远处美丽的风景\\\我们在时光里走着,走着一些事释怀了一份情,悄悄地放下了对身边的人多了一份珍惜\\\也许,经历的多了便也看淡了,对与错只想把日子过得平静只想让自己过得轻松一些不再,不再,那么负累

蝴蝶,落叶

朋友海外阳光曾以凄美的文字评价我的有关落叶的诗他眼里落叶只是疲倦的蝴蝶无关乎风的残忍树的绝情诗人只是画师的眼于荒漠中觅生机于一粒砾石上耕种希望的绿色走了半百的里程往昔的岁月融入松弛着自由的肌体、皮肤、眼角而销磨的时光如诗如歌亦如一条弯曲的河一路艰难、坎坷流淌到海洋唱着歌伴着风花雪月蝴蝶,倦怠于飞的生活折叠起土黄色的翅枯叶般停在柔软的枝暂且收藏起飞的美丽寻个寂静的热炕头倒头歇息

回头

走了很远的路都未曾到达终点就停下来琢磨该不该继续走还是回头就像你走不到我的终点就回头离开像极了夕阳把黑夜留给我我是瘦马继续走在西风古道断肠还是不断肠不重要建一个流水人家就好

阳光与雪的对峙

阳光终于从空白中逃出迷惑地看着这原始改变自然的新世界刹然变得如此苍白憔悴与原始的时空开始拉长阳光与雪开始对着谜一样的诗这诗中的阳光与雪都涵育了另一个诞生的物体春的悄然在最终来临神秘的光线便开始净化净化到最后渗入麦苗的骨髓里净化成自然的养份供给大地无私的丰收阳光越来越强烈雪越来越超脱自己的灵魂最终将体壳也净化到无有谁是强者太阳沉默雪是勇士可却逃避了现实这是勇士与勇士对峙的悲剧目光与目光的相迸在最终达到了顶点雪净化到找不到自己连影响儿也无觅处阳光静静地在想它成认自己的自私自私是弱者的本能勇士在哪里阳

心迹

当我心眼睁开心灵渐开上帝之赐造我心青山绿水间五百年前是孤独人五百年今世孤独心自尊被贬灵魂爬行理想象一株草花在劲风里开放思想象一沟溪水在激流里流淌泥泞里的心迹 挣扎思想的滴点在积水污浊之上泛起天光地狱之手枷锁灵魂我已感觉 我又将在五百年里不能翻身阴黑的颜色心灵空间的颜色只有心之画笔欲点绘那天堂的遥遥远远炼狱捣碎苦的灵魂跪求之乞无情扭曲求解脱 迷津指点龟一样拖起的甲壳 世俗与偏见伸出的细长脖颈 我神态古怪一步一步龟行嘴含的玫瑰 我多可怜

如果曾经

难以忘怀你的离开你绝情的眼神让我痛苦的心碎了又碎又碎曾经那时偶然相遇仿佛千年的回眸让我悸动的心跳的不能自抑再回首时我的泪痕寻觅着你的温馨多少相思愁绪切割着我的心醉目睹你背影的远去我的情慢慢枯萎心已不能平静爱也无法挽回如果曾经的缠绵只为了这一刻的悔恨,当初为什么要那么认真?如果曾经的誓言只为了这一刻的转身,当初为什么要那么深爱?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友情链接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Powered By zblog 感谢zblog的贡献!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